【江苏侨网 文档中心 江苏风采】

低龄留学热引国内教育反思

2017-09-06

新学年开始,南京某小学六年级有个班的4位同学没有升入当地初中,而是出国留学了。“南京有的学校每年都有十几个出去呢!”艾迪教育集团美国部一位咨询经理说,虽然舆论对于低龄留学褒贬不一,但挡不住低龄留学越来越热。

只为寻找适合孩子的教育

“妈妈,你看,这是我下午和同学一起在海里抓到的花蛤,用辣椒爆炒一下肯定很香。”9月4日下午,坐在南京至南昌高铁上的顾妈妈收到儿子的微信语音图文。今年13岁的南京男孩顾澄,现在是美属塞班岛一所国际学校6年级学生。还有一周才开学,暑假在南京呆了一个月后,小顾回到塞班和同学们一起享受最后的假期。

“在塞班找到了自信。”过了语言关后,顾澄在塞班的学习成绩飞速进步,很快就在班里名列前茅。顾妈妈说,儿子以前在南京的校内成绩属于中下,想上好一点的中学基本没戏。“四年级时给他报了一个奥数班,死活不肯上,甚至还引发了母子关系危机。”顾妈妈希望他有个好未来,“填鸭式”又不行,就琢磨着出国上学。

平时就做商业投资的顾妈妈一次去塞班旅行,看中了当地的发展前景,就选择将儿子转学。“我们上的当地最好的小学,课余时间没有学奥数,但学习了潜水、高尔夫和日语,这在国内简直不可想象。”谈及儿子的变化,顾妈妈庆幸自己的选择,如今已经在塞班购房的她说,等家里的二儿子到了学龄,直接送那里上学。

对于未来,顾妈妈也有自己的规划,先争取获得绿卡,高中时到美国上学,这样申请美国高校更方便;如果想回国发展,有绿卡后申请国内大学也会更容易。

和顾妈妈一样,很多家长将低龄孩子送出去,就是为了逃避国内的“题海”战术。今年16岁的方雯(化名)也是其中一位,国内成绩平平的她,在美国威斯康辛州的路德高中成绩优异,以前最怕的数学也在班上名列前茅。“自信和独立,是我这一年最大的变化。”她告诉记者,自己还和一同寄宿的两个小伙伴,学会了烧饭做菜,“真想回国做给父母吃”。

8月,美国国际教育研究所发布调查报告《2013-2016美高国际生趋势》。该报告显示,目前在美国高中就读的国际学生中,中国学生约占半壁江山。2013年以来,就读美国高中的国际生中,韩国、越南、墨西哥等国家人数大体持平,甚至略有减少,而中国学生人数却猛增了48%,在国际生中占42%。

没有了奥数还需面对更多挑战

并不是所有的小留学生在国外都如顾澄、方雯那样如鱼得水。南京某市级机关公务员方欣卉的儿子张怡上初二时,看到班上两个同学出国,就一直唠叨着也要出去留学。经不住孩子的“软磨硬泡”,方欣卉为儿子在费城找了一所中学,寄宿在费城的亲戚家。

起初因为英文跟不上,张怡的自信心严重受挫,加上脱离父母的管教,张怡很快沉迷于电脑游戏中,整天就是宅在房间里“打怪”、吃泡面,加上叛逆期,还反感亲戚的劝说。18岁生日一过就自己在网上找到租赁房,搬出去单住了,这可急坏了方欣卉。

庆幸的是,张怡游戏竟然打到了最顶尖,被美国一所大学破格录取,进入计算机编程系学习。进入大学后的张怡也慢慢开了窍,学习渐入佳境。

方欣卉笑言,如果不是儿子歪打正着,有可能前期投入的学费、生活费都要打水漂。“孩子想留学,建议父母一定要经过冷静考虑再做决定。”

“没特别交心的朋友,遇到很多难事,需要自己一个人去解决。”已经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求学两年、如今已经升入当地一所重点高中的方志华告诉记者,留学生活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美,刚去澳洲时,为了赶上学习进度,每天只能睡五六个小时。

“低龄留学,孩子要面临亲子沟通、习惯培养、手机上瘾、青春期逆反、独立生活等多重挑战,还有一大问题是文化脱节。”在美国生活工作了20年的坦普尔大学心理学博士、美国学校心理学家协会成员谢刚说,哪怕在华裔云集的硅谷,哪怕中国的节日社区都高调庆祝,哪怕每周去读中文学校,小留学生们能掌握的中国文化也是皮毛。等毕业求职时,小留学生们往往还要克服一大障碍——中西方文化的差异。

针对留学低龄化这一现象,教育部新闻办主任、新闻发言人曾续梅表示,教育部门不鼓励、不赞成低龄孩子出国留学。孩子比较小,自理能力不足,希望广大家长和孩子能够全面分析,科学理性地做出选择。

“除非孩子心智特别成熟,我不赞成他们18岁前自己去国外读书。”谢刚直言,青春期(12-18岁),青少年因为荷尔蒙的变化,情绪易波动,行为、习惯等各方面其实需要父母更多的耐心和引导。

低龄留学热引国内教育反思

据教育部数据统计,2016年,我国出国留学总人数为52.37万,与上年相比增长了3.97%。留学回国人数达43.25万人,比上年增长5.4%。年度出国人数和回国人数之间的差距逐年缩小,而“90后”也成为留学回国的主力军。

但在著名教育学者、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,就算回国比例在提升,甚至社会广泛讨论海归身份的经济价值在贬值,未来还是难挡低龄留学热。“目前,中国高中及以下低龄留学的学生,已占出国留学生总数的35%。”

熊丙奇曾问过好多留学家庭的父母,为什么愿意花一两百万送孩子到国外读书。这些父母的答案是,他们考虑更多的是孩子能有更完整的教育体验,能获得更健康的身心成长。

艾迪教育集团是教育部首批认证出国留学服务机构之一。该集团美国部咨询经理高原拥有8年一线留学申请经验,在他看来,如果家长希望孩子出国上大学,低龄留学益处多多。“不同于国内中学的统一教学大纲和标准化考试,美国的中学教育更强调学生综合能力的培养。”高原说,在国外的课堂上,老师会用自己独特的讲义,教学生在多环境、多视角中去发现不同的答案。这种教育方法不但拓展发散思维,还培养孩子独立解决难题的本领,同时,孩子找准自己在团队中角色的位置,对未来人生也非常有意义。

“低龄留学的热度今后几年还会越来越高涨。归根到底,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中国家长不满国内的教育体制以及高校的‘千校一面’。”熊丙奇说,高考制度单一的分数考核,没有关注孩子的个性成长。

谢刚说,教育制度没有最好,只有最适合。盲目推崇西方教育并不可取。最好的教育不一定是最贵的。多了解西方教育的要求,科学理性客观地分析,和孩子的性格特点等相比较,才能找到最适合他们成长的环境。 本报记者 黄 勇 黄红芳

  • 责任编辑:苏乔轩
  • 阅读次数:211
  • 关 键 字: